徐匡迪:雄安新区的发展绝不应被房地产商绑架;绿地要超过50%

时间:2017-11-05 19:13:11 / 分类:www.h098.com / 作者:佚名

徐匡迪:雄安新区的发展绝不应被房地产商绑架;绿地要超过50%

同时,建立微信智能应答、在线人工客服和一键呼叫12308热线三级求助机制,方便在海外的中国公民根据自身情况选择最合理恰当的求助方式。

徐匡迪:雄安新区的发展绝不应被房地产商绑架;绿地要超过50%

由中国社科院、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主办的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17年会6月6日在北京举行,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组长、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名誉主席徐匡迪院士在会上介绍了雄安新区规划建设的一些思路。徐匡迪介绍,新区规划的原则是水城相融、蓝绿互映的生态宜居城市,绿地要超过50%。

同时,新区建设要处理好城淀格局,实现山水城市、灵动交融。

他说,白洋淀复杂的水陆情况对新区规划既是有利因素也是挑战,其中最大的挑战是淀中村及堤上村。规划建设既要敬畏自然,保护生态,保护农民利益,也要发展提高,不污染环境。

徐匡迪指出,目前新区规划还在深入研究,正在探讨几个重大问题:一是如何做到理水营城,真正形成水城融、蓝绿汇、天人合;二是如何在新区建设中贯彻城乡协同发展理念,真正把新区建设成田园城市、特色县镇、美丽乡村;三是如何在城市建设中抓住科技创新,做到“历经百年也不落后”;四是如何在新区建设中同步修复白洋淀的生态功能。

“雄安新区规划方案预计6月底将会告一段落,提交中央审议。

”6月6日,京津冀协同发展专家咨询委员会组长、中国工程院主席团名誉主席徐匡迪院士在出席中国城市百人论坛2017年会时透露。他表示,规划方案制定由雄安新区规划工作营负责,后者是由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清华大学、同济大学、东南大学、北京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天津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及深圳市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等六个规划设计小组共同参加。在此基础上,有关方面还成立了雄安新区规划评审会。由国内70多位地理、能源、生态等领域的专家组成,评审工作营各个方案。“京津冀协同发展与雄安新区规划都是交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不是一般的城市规划。”徐匡迪表示,雄安新区将在体制、机制方面做出彻底变化,尝试为中国城市今后发展走一条新路。水城相融、蓝绿互映徐匡迪表示,雄安新区要打造成水城相融、蓝绿互映的生态宜居之城,绿地面积要超过50%。在规划中,要坚持世界眼光、国际标准、中国特色、高点定位。新区的选址,为什么选在雄安?徐匡迪透露,中国传统文化关于城市建设有“山川定位”立轴线的思想,中国的传统都是南北轴,北京城市中轴线南延是霸州,但是霸州下面有一个地裂,地质情况不适合建新城,“后来在这附近找,最后在五个选址里面定了雄县、容城、安新三个区域联合起来叫做雄安新区。”据他介绍,新区南北向中轴线将延承自北京潭柘寺-定都山一线,潭柘寺的历史比北京早约500年,“先有潭柘寺,后有北京城”,潭柘寺北有太行山的定都山峰,二者形成一条千年轴线,依托这条轴线选定雄安新区地址。南北向的千年轴与东西向的人民轴交汇。东西向轴线,将西起雄安新区人民广场、中间经过雄安中华民族复兴碑、东至雄县古城。此外,现有规划思路已基本确定起步区将在白洋淀西北部地区。“起步区30平方公里基本上没有工厂,也没有其他建设,一张白纸。”徐匡迪表示,起步区拆迁问题非常小,基本上都是农田。他表示,这一区域上世纪60年代曾发大洪水,居民被迁走。但此后,随着上游城市建设、用水等,河道干涸,已几十年没有洪水。徐匡迪说,雄安将建设一座山水城市,灵动交融。为了造山,一个很重要的方案是将靠近新区建设实体部分周边较浅的、长满芦苇的湿地挖深,在新区北面堆起土山。如此一来,整个雄安新区将成坡状分布,北高南低,水可以自然流动。“这也符合中国传统文化里面阴阳互补的八卦形状,人工建设的城镇属于阳,自然绿色的水体属于阴,所以是阴阳互补的关系。”徐匡迪举例称,南宋临安府的规划思路与此类似,环绕西湖而生。徐匡迪还介绍了几种对白洋淀的规划方案思路,“不是具体的规划和设计,只是谋划的思路。”他表示,其中一种是拟将白洋淀西北部现有浅淀、堤岸开挖,清淤加深,去除芦苇,“希望在城区前面看得到水面,水城交融”。根据该方案的思路,雄安新区起步区建筑面积约为16平方公里,与平江府、杭州老城面积相近。此外,挖掘后形成的集中水面面积约为个西湖。不过他也强调,该方案并非为最终方案,最终决策层如何拍板尚无定论。他还表示,雄安新区将采用地下管廊式基础设施,包括城市主要交通、水电煤供应系统、灾害防护系统等都将位于地下。“包括到雄安的高铁车站,也将放到地下去。把地面让给绿化、让给人的行走。”徐匡迪表示,该设想参照了包括巴黎2050规划在内的国际现代化城市设想,但雄安新区不会变成外国建筑师的试验地,将主要由中国各领域的专家学者负责。徐匡迪强调,“雄安新区的发展绝不被房地产商绑架。”白洋淀何解?在雄安新区的规划中,白洋淀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在徐匡迪看来,白洋淀的存在既是一个有利因素,也是重大挑战。他表示,白洋淀复杂的水陆情况是对新区规划巨大的挑战,其中最难的就是如何处理白洋淀里的淀中村与堤上村。他介绍,当前淀中村与堤上村村民主要收入来源于水产养殖和农家乐。村里普遍没有污水处理,容易导致水的富营养化。有人建议,从治水来讲,最好将村民全部撤完;不过也有不同意见强调,这些村“已经经历了自然的选择”,要存有敬畏之心。“这个问题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去碰,是最最棘手的问题。”徐匡迪说,如何做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维护生态与农民利益的平衡,是新区规划面临的难题。专家的共识是,新区建设的基本出发点是,城镇与乡村的共生共荣、共同实现现代化。他列举了新区建设需要处理的四大问题和挑战。第一,如何做到理水营城。徐匡迪强调,水城融、蓝绿汇、天人合是规划同仁共同的理想,但问题是如何在马上要动工的起步区(30平方公里)、核心区(100平方公里)、拓展区(1000平方公里)中如何真正做到。他透露,水利部已同意将太行山若干水库的水直接送到雄安新区,水质为二类水质。同时,燕山石化将整体搬往曹妃甸。他表示,此举不仅能使其生产成本降低15%,也能保证雄安新区的未来用水。燕山石化用的水是太行山的水。如果将这个水用到雄安来的话,雄安1000平方公里的拓展区的水就够了。第二,如何做到新区建设中城乡协同发展理念的融合。真正将雄安新区建设成田园城市、特色县城、美丽乡村。第三,如何在城市建设中紧紧抓住城市科技创新,做到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历经百年不落后”。他表示,新区将采用绿色交通系统、智能化的城市管理系统、智能建筑群等先进科学技术。其中,智能建筑群的墙壁会是可调光、调气的循环系统。第四,如何在新区建设中同步修复白洋淀的生态功能。徐匡迪表示,白洋淀的生态在萎缩。历史上,白洋淀平均面积为320平方公里,比北京老城区还要大,现在只有220平方公里。因此,要稳定湿地面积,补水清淤,保持华北之肾的生物多样性。


关键字: uj67uhg,gfdgergrg,